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第一野战军 >

和陈赓的几次军事上较量

归档日期:09-04       文本归类:第一野战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49年10月10日,在湖南进行的衡宝战役正在激烈地进行着,鉴于四野中路大军已抓住桂系主力的4个师,白崇禧又打算率部北返援救,认为这是聚歼白崇禧部于湘桂边境的好时机。考虑到广东国军总共只有15万残兵败将,一个四野邓华15兵团已经足够对付,于是想改变广东战役计划,调陈赓兵团由广东的曲江、英德等地平行西进,入广西参加堵截和围歼白崇禧集团的作战。

  可是陈赓却死活不愿意去,理由是路远赶不上,部队要重新集结花费时间等。其实这个理由根本不成立。要他们立即从现地域出发,根本不需要集结。也并不要四兵团参加衡宝战役,只是要他去参加堵截桂系南逃的退路,可随时根据敌人的动态调节行军线路,怎么会来不及呢?能堵住多少是多少,总比四兵团在广东闲着强的多吧?从桂军后来南进的路线看,陈赓兵团如果平行西进与桂军相遇的地点在桂林以南的东南方向约100~150公里,陈赓兵团距离此地的直线公里,桂军从衡宝战役地点南撤到桂林大约是200多公里,桂军到此地的总距离大约是300~350公里,如果双方都是以每天50公里的速度强行军,陈赓兵团也应该比桂军先到约1~2天。由于桂军的主力钢7军和48军刚被吃掉,在桂林重组肯定需要时间。实际重组后桂军3兵团是在近一个月后(即11月5日)才从桂林出发,因此,陈赓兵团如果立即西进是完全可以堵住桂军的。如果桂军在衡宝战役后逃到桂林不休整、不重组直接溃逃,对付这种混乱的敌军,四野最有经验了,在辽西追歼廖兵团的一幕将在广西境内再次上演,那样打起来会更快更爽。其实早在3个月前的湘赣战役期间,就要陈赓四兵团西进堵截桂军了,那时陈赓也拒不西去,给出的理由是天气太热。陈赓两次都不愿意西去,实际大概是怕自己在南面单独面对桂系部队,怕跑路,同时可能也怕顺势把四兵团归还给二野。大概是淮海战役期间,陈赓的四纵伤亡巨大却迟迟不能突破黄维兵团的阵地,使刘邓给中央打的“3天消灭黄维兵团”的保票落了空,刘邓没给他好脸色,陈赓在二野司令部坐冷板凳坐怕了,他觉得不如跟在四野15兵团后面打广东的余汉谋集团来的舒服。对于这个分歧,最后支持了陈赓。据说主要是担心桂系残兵逃入云南,那是二野的作战范围。担心,以二野部队的战斗力可能对付不了桂系部队,这是对二野部队的战斗力没有信心,并不是陈赓这个意见有什么高明的地方。这个担心实际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地域是死的,人是活的,桂军如果真的逃入云南,四野完全可以派部队入滇。另外,白崇禧集团逃入云南比逃入广东、广西要好些,至少他们不能逃入海南岛和越南,不会给解放海南岛和台湾(后逃入越南的国军被海运至台湾)带来麻烦。最多会有更多的敌人逃入缅甸,那样也没什么坏处,可以壮大中国人在缅甸的实力,万一把缅甸政府推翻了,解放军杀入缅甸,中国会多一个“缅甸省”。呵呵,开句玩笑。

  实际上陈赓四兵团留在广东确实有些多余,由于4兵团的存在,15兵团在广东战役后半段基本处于闲置状态。由陈赓兵团发起广东战役也是不妥的,因为广东的国军基本是一触即溃,早打早逃,晚打晚逃。因此,广东战役如果过早发动,容易把余汉谋集团赶上海南岛或广西。但陈赓兵团又要去完成左翼“大迂回”堵截桂系部队,急需南进。要解决这个矛盾只有按照的意见,陈赓兵团不参加广东战役,直接去堵截桂系部队,由邓华兵团根据情况实时发动广东战役。现在有些人说要陈赓兵团西去堵截桂军是“小迂回”,不符合的“大迂回”战略,这只是后人杜撰出来的矛盾,、陈赓当时都没有想到用什么“大迂回”战略来回绝。事实上,用四兵团直接“小迂回”,并不妨碍15兵团再去“大迂回”,而且的这种“双迂回”要比只用陈赓一个兵团打完广东战役再去“大迂回”更有层次和纵深,也更快、更保险。如果当初按照的意见,把四兵团尽早调去广西和云南,国军后来就不会有那么多部队跑到海南岛和越南了。最后的结果不出的意料之外,桂系除了在衡宝战役被歼灭4个主力师外,其余桂系部队全部都逃回了广西。因此,关于与陈赓的第一次分歧,真正正确的是,错误的是陈赓和毛大帅。

  关于与陈赓的第二次分歧,纯粹是人为捏造出来的。广东战役期间,陈赓为了显示4兵团不是多余,要四野15兵团占领广州后休整,四兵团继续追击余汉某的残兵败将。考虑敌人已经先于我军数日出发,先头部队已经跑出几百里,四兵团如果追不上就暂时先不要追,等其它部队堵截到位后再追击,以免把敌人越追越远。二野部队吃肉的劲头还是很大的,14军大胆追击,堵住了部分敌人的退路。于是陈赓把敌人如何溃不成军,起义投诚不计其数,汇报给了四野、二野和军委,要求继续追击,获得军委和四野的支持。18日指示四兵团:“如能追上敌人,则继续猛追歼敌。如确实已无追上可能时,则可勿追击,以免而后粤敌主力退南宁和云南,另一部会退海南岛” 。按照的指示,四兵团所属部队日行160里,终于将大部敌人追上消灭,虽然还是有一部分敌人逃入海南岛,依然受到了的高度赞扬。从整个过程可以看出,并没有不同意陈赓追击敌人,只要陈赓自己判断可以追上,就支持他继续追。只有在他判断追不上敌人的情况下,才要求他不要急于追击,这是非常正确的处置。“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是一贯的作战风格。在自然界,狮虎豹这些最凶猛的动物在捕猎前也懂得要判断一下,追的上就猛扑上去,追不上就装着没看见,懒洋洋的晒太阳。人的智商总不能输给动物吧?

  衡宝战役和广东战役后,白崇禧退回广西,拼凑出5个兵团12个军30个师总数约15万人的部队,再加上地方部队10万人,总数约25万人。1949年11月6日,指挥三路大军约40万大军杀向白崇禧的老巢,西线军)首先悄然出动追歼桂军17兵团2个军(100军、103军),封死桂军西逃云南的退路。中线、56军),二野4兵团和43军位于南线军)逃往海南岛的退路。但白崇禧并不是一味的逃跑,他总是在寻机反击。1949年11月21日,白崇禧命令右翼桂系主力3兵团和11兵团反击我军南翼的陈赓兵团。11月22日,根据情报和敌人动态,命令陈赓先集中兵力14、15、43军打敌人鲁道源的11兵团(58军、125军2个军约2.5万人),以13军3个师钳制桂系主力张淦3兵团, 1天后又增加14军一个师。13军2个师和14军一个师北上分别阻击三兵团的3个军、13军39师在廉江附近主要是用于机动防御,特别是要注意补缺7军方向,在消灭11兵团后再围歼灭敌3兵团。的作战意图是在南线个师阻击桂军南下,在北线个师的绝对优势兵力,如大刀砍西瓜一样从北向南横扫南线个兵团。接到的这个电报,陈赓顾虑重重,立即打电报给说13军那个师战斗力比较弱,怕它三面临敌守不住廉江,建议先用43军和15军打11兵团。13军和14军牵制3兵团以确保廉江。25日23时陈赓再次打电报给强调应该“13、14两个军钳制敌3兵团以确保廉江”,他认为敌人粤军和桂军3兵团会“合力猛攻廉江”。没有接受陈赓意见,因为陈赓这个建议最大的缺点是平分兵力,这不是打歼灭战的战法。此时桂军一个兵团平均3~4万人还不如共军一个军的人数多,桂军一个军平均1.2万人,只相当于共军一个师。 因此, 在南线个军,还有一个师在后面补缺,兵力是足够的。更重要的是,陈赓判断敌人要“合力猛攻廉江”,从廉江入雷州半岛是严重误判。事实上桂军进攻的方向并不是廉江,而是廉江以东约50公里的化县和廉江以东约100公里的茂名,桂军真正的意图是从化县和茂名南下,然后从吴州或从茂名港直接出海逃走,或不经过廉江直达湛江到达雷州半岛出海。 事实上,桂军的行动方向是随时可以变的,象陈赓那样预先死守一地很难达到防止桂军逃跑的目的,只有主动去抓住桂军并消灭它才是防止它逃跑最有效和最稳妥的办法。

  要陈赓兵团北上迎击桂军,远离廉江,这既可避免陈赓兵团被廉江以西、廉江以南的粤军和南下桂军三面夹击,又可吸引这些可随时逃往海南岛的粤军北上,以便寻机消灭粤军,为今后解放海南岛创造条件,可是陈赓就是不能领会。陈赓担心一个师守不住廉江,而却称“廉江与我并无大用”,“只要桂敌主力被我抓住,则粤敌残部必不敢单独事先逃走”,要留在廉江的39师随时北上增援。算准粤军不敢打,陈赓却担心粤军会与桂军夹击廉江,这种战场感觉的差异,只能用天赋来解释!事实说明陈赓的担心是多余的,粤军一直没有大的动作,只是后来13军在的一再命令下北上追击桂军后,粤军才出来“占领廉江”,被13军反身消灭了部分,俘虏了6000人,这是陈赓兵团此战中最辉煌的战果。如果13军一直守着廉江,就不会有这个战绩。如果当初13军早些离开廉江北上作战,可能会吸引更多的粤军更远的北上,那样逃到海南岛的敌人可能会更少。从这个战例可以看出,陈赓打仗时的有时象3岁儿童那样小气,到手的糖果舍不得丢,连“欲擒故纵”的道理也不懂。

  可是,陈赓这样一耽搁就是4~5天,桂军推进速度很快,已经快接近廉江了。这时敌我双方的位置已经不允许再用原来的方案打了。 25日下午,根据敌人的新动态和位置,改变了原来部署,命令4兵团就近先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3兵团“钢7军”2个师,具体要求是13军和14军一个师从正面阻击敌3兵团48军和126军,集中15军和14军2个师共5个师聚歼桂系第7军的2个师。这个命令并没有接受陈赓平分兵力的建议,只是把首先歼灭敌11兵团改成了先歼灭3兵团中的 “钢7军”。但由于电讯问题(林与陈有9个小时不能电报来往),到晚22时半才发出该电报,陈赓在26日凌晨收到的这个电报后非常高兴,立即遵照的新命令执行。但在当日的23时,陈赓因为还没收到22时半的电报,又给发了一封电报再次申述意见。这就是现在一些人所说的陈赓与的第三次分歧。

  这就像下棋一样,对方走了一步,你才能走下一步。如果你先走了这一步,对手就会改变原先的走法,那么很可能你先走的这一步就走错了。每一步的顺序是不能错的。对手还没动子,你就先走暴露自己的意图,这不是傻子嘛?在这次的所谓分歧中,根本没有错误。桂军在信宜以北,有对付它在信宜以北的打法,桂军主力过了信宜时,再改变战法也不迟,应对自如,滴水不漏,十分沉着老练。陈赓却火急火燎、慌里慌张,像个第一次上阵的小学生,事后还唧唧歪歪、喋喋不休,好像他很有道理似的。从11月21日到25日清晨,敌情一夕数变。此前已经电告陈赓及军委“与14军电台联络尚未建立,13、15军这两天才勉强开通,但不畅,与陈赓电台有时9个小时发不出报已送电设法改善,但尚未完全弄好,他们各师每日到达位置我们要到两三天后才能获悉。” 在这种情况下,陈赓明知道不可能及时掌握4兵团各师的具体位置及它们当面的敌情,却要指望上级的指示行动,本身就很傻。如果千里之外的对敌我战况了解的比在前方的陈赓还准确及时,就成神仙了。陈赓事后不检讨自己反而埋怨上级的指示不及时不准确。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在东北,只要发生2次,就会要他下课,去后方干军分区司令吧。

  遵照的指示,广西战役第一次粤桂边战役就此拉开了序幕。面对刚刚在衡宝战役中被歼灭后重新组建的桂系第7军2个师,陈赓按照的指示,以13军和14军一部正面阻击,14军主力和15军全部从左翼攻击,四野43军单独打敌人11兵团,然后再从右翼攻击钢7军。26日桂军猛攻,四兵团三个军守,打的昏天黑地不分上下。27日四野43军打垮了敌鲁道源11兵团58军后,陈赓指挥4兵团发起“反击”。但是被4兵团5个师严密包围的敌7军居然全跑了。要的是歼灭战,结果敌人全身而退,陈赓打出如此结果大概也很出乎意料之外。现在战史都把廉江阻击战当成胜仗来写。可如果是在东北,这样大的优势兵力没有把敌人包围歼灭,反让其全身而退是要作为失败案例拿出来反复“示众”的。可以想象,如此大的优势兵力都不能歼灭敌人,如果当初按陈赓平分兵力的建议就更不可能打成歼灭战了。这次桂军的逃跑,除了陈赓有过早出击的指挥失误外,还有2个方面方面的原因,一是堵截的兵力过多,使敌人感觉难以突破,如果按照早先的布置以一个师堵截一个军,敌人就会觉得共军兵力并不大,不会轻易决定后撤。二是陈赓用39师去阻击粤军有些多余,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北上机动防止桂军,远离粤军,如果在桂军决定逃跑前粤军能够占领廉江,会给桂军以极大的鼓舞,桂军也就不会那么容易下决心后撤了。从这也可以看出,陈赓早先想平分兵力、用更多的兵力去守住廉江,想用更多的兵力去堵截桂军,是看似稳妥实际最不稳妥的打法。这种打法既不利于集中兵力消灭敌人,也容易把敌人吓逃跑。在战场中敢于集中兵力的同时也敢于对另一部分敌人示弱(如对桂军3兵团示弱和敢于放弃廉江),这都体现出了的胆略和洒脱高超的指挥艺术。

  11月27日桂军3兵团司令张淦下令各部向陆川撤退并在陆川构筑防线,他自己随司令部撤至博白。随即命令4兵团3个军追击敌3兵团,43军去追击敌11兵团。11月28日,43军将11兵团司令部和所属58军、97军之暂一师大部消灭,俘虏敌人4600多人,击毙兵团副司令胡若愚,只有司令鲁道源化妆逃跑。二野4兵团仍然在与敌3兵团僵持着。30日下午,43军127师接到电报,称敌三兵团司令张淦在博白,立即命令379团向博白攻击,379团先锋营坐着缴获来的汽车向博白疾驰,与同样勇猛追击的43军128师382团2个连在敌三兵团司令部附近会师,随即将其包围,经过一番激战消灭了敌三兵团司令部,把兵团司令张淦从床下拎了出来,此时二野4兵团还在百里以外。受到直接打击的桂军3兵团司令张淦慌忙令3个军撤退救自己的命,招致了整个防线军再接再厉回师击溃了退向博白的桂系主力48军和7军。战役开始时原来在4兵团侧后面100多里远的43军3天内连续打掉桂系2个兵团司令部,消灭了敌11兵团大部,击溃桂军三兵团主力7军和48军,跑到了4兵团前面一百多里,其彪悍的作风在此次对桂军作战中显的十分突出,立下赫赫战功,使二野四兵团黯然失色,也让二野部队见识了一下四野部队惊人的战斗力和推进速度。

  1. 陈赓建议平分兵力,用2个军打11兵团2个军打3兵团,说明他在兵力优势的情况下不懂得集中兵力打歼灭战,这与或先集中兵力消灭11兵团或先集中兵力消灭3兵团中的7军形成了对比。

  2. 陈赓在遵照集中了5个师近2个军的绝对优势兵力(5:1)情况下打了近2天让桂7军全身而退,这说明陈赓的战场指挥有重大失误,既然没有包抄到位就应该继续诱敌深入,更不能蓦然出击。

  3. 陈赓对桂军攻击的重点和出逃方向的判断出现了失误。陈大将原来判断敌人要猛攻廉江并从廉江入雷州半岛逃走,但桂军实际进攻的方向是茂名和化县,意图是从廉江以东约50公里的化县和廉江以东约100公里的茂名南下,从吴州或从茂名港直接出海逃走,或不经廉江直达湛江和雷州半岛出海。 如果按照陈赓的意图指挥作战,后果不堪设想。

  4. 陈赓在守廉江还是抓桂军的问题上不懂得抓主要矛盾。陈赓想通过死守廉江防止桂军逃跑是很幼稚的,因为桂军的行动方向是随时可以变的,只有北上主动抓住桂军并消灭它才是防止敌人逃跑最稳妥的办法。

本文链接:http://novoastral.com/diyiyezhanjun/618.html